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王者荣耀西施-王者荣耀官网网站-腾讯游戏

  西施的技能伤害会随着自身与敌人间的距离增加而增加,距离每增加100,伤害增加5%,最多提升40%。

  西施将法器扔向指定位置,对区域内的敌人造成120/144/168/192/216/240(+18%法术加成)点法术伤害并朝法器的位置拉扯一段距离,同时纱会缠绕在一名敌人英雄身上,之后5秒内西施再次点击1技能,纱会牵引敌人朝一个方向移动一段距离。如果敌人距离西施过远,则不会收到影响。一技能可以对非英雄单位造成双倍伤害。

  西施扔出一颗能量球,遇到野怪停下,其存在期间每0.5秒会朝四周发射一次能量攻击附近的敌人,造成200/240/280/320/360/400(+36%法术加成)点法术伤害,首次命中减少敌人30%的移动速度,持续1.5秒,若多次命中同个目标则伤害衰减为25%。2秒后能量球会爆炸造成150/180/210/240/270/300(+27%法术加成)点法术伤害,内圈的敌人受到双倍的伤害。

  西施将法器的力量灌注到自己体内,获得持续8秒的强化状态并刷新幻纱之灵的冷却时间。强化期间纱缚之印命中后可以连续控制敌人移动两次;同时幻纱之灵的冷却时间减半。大招开启时西施获得持续0.5秒50%的加速效果。

  Tips:西施为了技能命中率,常常需要进入比较容易被消耗的位置,配置一些恢复能力的铭文可以让对线期间压力更小

  西施作为中单,不仅仅有足够的伤害,还有强力保护队友输出的能力,配合黄忠可以将零星的来犯之敌一一击败

  墨子和西施可以组成双Poke阵容,都有强力控制技能的他们还可以打出连控效果

  释放技能比较僵硬的牛魔会在做出动作时,被西施的控制打断

  需要走进战场中心的高渐离遇见以Poke见长的西施时,非常难以找到入场空间,他甚至会被控制走出战场中心

  释放技能过程中,全程霸体的廉颇可以轻易抵挡住西施的魅力

  不仅可以静悄悄靠近西施,还在近身后凭借灵活身手降低西施技能的命中几率

  Tips:常规出门装,稍微补充冷却后,全力累积法术攻击,用火力压制敌人,纯伤害向出装,配合大招刷新和2技能双倍伤害的爆发,足以对敌人造成致命威胁。

  Tips:常规出门装,利用疾步之靴快速支援,半肉出装能让西施靠近敌人更加稳定的打出控制,走辅助型法师路线,自身拥有一定坦度,并且可以配合队友给予足够的控制支撑。

  无主之地并非无忧童年的乐土,西施自小学会了各种谋生的小把戏。但她童年首次倒卖捡来的宝贝,就意外欠下了一大笔债务。在躲避追赶时,她闯进了女神的古祠堂,并带出来一条富有魔力的轻纱。

  纱的力量来自遥远神秘的南洲,和她的家族息息相关。这力量在随后几年多次保护她,但也引来了觊觎之人。他们假借债主之名纠缠不休,并精心筹划了一场诱捕。不明真相的西施被庄周所救,隐姓埋名来到稷下。一边学习魔道课程,一边参与各种大奖赛事,希望在还清债务后,能像庄周老师一样行走世间。

  无主之地虽然教会了她如何辨别值钱之物,但她却从未了解什么是真正的“珍宝”。直到在参与奖品可观的归虚梦演时,西施与“星之队”的队友遇到“珠玑”之难关,她终于在队友的选择中获得了珍宝的认识。这位探宝者全新的人生,也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  要么靠蛮力,要么靠脑子。在无主之地,你总得有一样。

  施夷光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。但她没有扛起大锤的体力,只好琢磨些花招应付生存难题。比如快速融入群体抱团取暖,在偏僻的废墟寻找值钱的宝贝,又或者在黑市倒卖以换取当天的晚餐。

  她人生首次倒卖的对象是一只捡来的小木偶,成交后木偶手上的炮筒却忽然走火,烧毁了黑市大片摊位。夷光的确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枚银元,但也背上了远超这枚银元的债务。她在慌不择路地逃跑时误闯进郊外荒废的古祠堂,并发现了一条绘制着魔道纹路的轻纱。

  这条轻纱蕴含着来自神秘遥远的南洲的力量,许多追踪者终其一生也无法探寻,却在无主之地无人问津的废墟被少女发现。尽管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这条轻纱就此成为她最珍贵的宝贝。它顺着夷光手指的方向飞去,束缚周围的一切——包括那些想找麻烦的债主。

  随后的几年,夷光比其他孩子更卖力地寻找值钱之物,不仅出于生存,还为了那笔怎么也还不清的债务。生活毫不留情,但也教会了她更多的把戏。她能更精准地判断宝物的价值,也会用人畜无害的笑容获得黑市买家的信任,甚至偶尔还能照顾起其他更小的孩子。

  但“债主”却阴魂不散地烙印在她的生活里。无论她去哪,都有奇怪的目光追踪探寻。他们总想抓住她,仿佛明天她就逃跑了似的。

  夷光锻炼出随时保持距离的警惕心,也凭那条神奇的轻纱躲过了一次次的麻烦。

  但把戏在绝对实力面前不值一提,她最终陷入一场预谋已久的诱捕。好在除了脑子,她还有运气。一位云游至此的学者在危机时刻出手相救,少女在蓝色能量场域的笼罩下逃出生天。

  澎湃的魔道力量令她惊讶,她跟着那位学者一路到了稷下学院。

  要么有天分,要么有个性。想留在稷下,你总得有一样。

  夷光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。她在魔道学院不分昼夜地研习,并将目光瞄向了各种大奖赛事。她希望在将来某天也能像那位学者一样,自由地行走大陆,帮助别人解决各种各样的麻烦。当然,她会还清那些债务。但是为了避免那些阴魂不散的追踪,她暂时隐去了自己的身份,并以家乡的方向作为自己的姓氏,提醒自己不要忘记。

  冷雨洗过的穹顶缀满寒星。星光跋涉过幽暗的溪谷,钻进荒废已久的古祠,最终瑟缩在了布满灰尘的女神石像上。

  不知名的女神手捧莲花,臂上绕着一条古旧的纱织。明明无风,纱却在冷冽的空气中飘动。 浑身湿透的女孩放下了怀里的小木偶,哆哆嗦嗦地将纱织解了下来。冷水泡过的头发像贴在背上的蛇,尖锐的寒气就是蛇牙上的毒,从皮肤渗进心里去。她冷到牙齿都在打颤,几乎产生了幻觉,甚至看到女神像好像朝她笑了一下。

  “我只借一晚上。”她裹着纱织蜷缩在女神像脚下,直到久违的暖意包裹上来。

  梦里她不是无主之地的孤儿,没有挨饿受冻,也不用在冷雨之夜躲避债主。

  她在一个古老安宁的村子长大,家人朋友陪伴左右。村外的溪谷夏夜可采莲,鱼戏莲叶间。面容模糊的妈妈在她手腕上系了一条轻纱,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飞出去,缠绕视野里所有的东西。于是有些鱼飞跃起来,有些鱼沉入湖底。她踩着溪边的软泥雀跃着向村外奔跑,轻纱带起的薄雾铺满了整个溪面。

  有人在后面叫她。可雾气遮断了过去的路,那边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夷光,不必回头。走你自己想走的路就很好。”

  第一束阳光从穹顶洒落时,女孩醒了过来。那个不知从哪捡来的小木偶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一枚银元孤零零地躺在地上。

  女神像手捧莲花,眉目温柔,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。纱织缩水了似的绕在她手腕上,还残留着暖意,女孩愣了许久。

  她系紧了手腕上的纱织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溪谷。

2020-05-09 19:56:58  [返回]